戍边战士生命垂危,广东医生12小时生死营救,每一刻都惊心动魄

发布时间:2019-11-08 07:33:49      浏览:3285

“医生,我还有生还的机会吗?”26岁的林跃(化名)说这句话时,他正躺在中坝县人民医院急诊室的病床上,他的意识已经逐渐模糊。林跃是西藏日喀则市中坝县守卫边境的武警部队成员。2019年8月24日下午3点左右,他和他的三个队友在履行职责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四个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其中,林跃受的伤最重,并大量出血。当他被送往中坝县人民医院时,他的情况已经非常危急。

在关键时刻,驻扎在中坝县人民医院的中山大学中山纪念医院国家援藏医疗队紧急对伤员进行了抢救。由于中坝县人民医院条件有限,林跃需要转移到600多公里外的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治疗。

医疗队成员在紧急情况下组织献血后,在救护车上给林跃献血,连夜动身前往日喀则。从中坝县到日喀则,我们必须爬9座山。加上那天晚上的暴雨,交通非常困难。医疗队成员在稳定林跃病情的同时争分夺秒。经过12个多小时的旅行,林跃终于在第二天一早安全地被送到了目的地,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西藏医疗队组织了当地验血和采血。

据中山大学中山纪念医院国家援藏医疗队队长兼急诊科医生李祖咏博士介绍,事故发生后,中坝县边防部队的负责人立即联系了中坝县人民医院和援藏医疗队。中坝县人民医院副院长刘永川、李祖咏队长立即组织医生刘福宁、袁玉红、李李娇和中坝县人民医院值班医生护士为抢救做准备。

下午3点30分左右,两名轻伤士兵陆续抵达中坝县人民医院。李祖咏医生对整个身体进行了询问和体检,然后袁玉红医生用b超检查了整个身体的重要器官。除头皮损伤、可疑肱骨骨折和骨盆骨折外,其他情况相对稳定。

半小时后,中坝县边防局的救护车将伤势最重的林跃送往医院。“当我第一次到达急诊室时,林跃的情况很差,全身都是血迹,呼吸窘迫,全身皮肤发绀,四肢冰冷,意识淡漠。据估计失血量超过2000毫升。”李祖咏医生介绍说,初步检查后发现林跃有头部外伤,不排除颅内出血,有颈椎外伤、肺挫裂伤合并血胸、肾挫裂伤的迹象。

由于林跃失血量超过2000毫升,需要立即输血进行抗休克治疗。如果没有输血,生命随时都有危险。然而,中坝县人民医院的条件有限。整个日喀则地区600多公里外的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只有输血科和血液制品。转移到日喀则医院至少需要10个小时。

“当时,林跃的情况非常危急。我们迫不及待地想去日喀则输血。只有输血时输血,我们才能给他创造机会。然而,中坝县人民医院以前从未失血。紧急输血必须承担一定的风险和责任。”李祖咏医生说,但是为了挽救林跃的生命,医疗小组经过讨论后决定立即组织献血和输血。

在中坝县边防部队领导的号召下,该部士兵和武警驻地中队热情地前来验血献血。几乎所有能来的士兵都来了,中坝县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也热情地走上前去献血,只是因为大家普遍认为我们不能让可爱的士兵离开我们。

由于医疗队中没有输血医生,护士李李娇立即给中山大学中山纪念医院输血科的同事打了电话。在输血科同事的指导下,在中坝县人民医院临床实验室同事的帮助下,袁玉红医生和护士长李李娇对前来献血的边防人员逐一进行了检查,通过血检的士兵再次抽血。

急诊室里,李祖咏医生和刘福宁医生也在积极抢救林跃,开通多条输液通道进行液体复苏,将颈椎固定在上颈托上,头部外伤清创、缝合、包扎。当发现林跃有胸腔积液时,李祖咏医生和刘福宁医生立即用右胸穿刺管进行引流和减压。穿刺完成后,连接胸腔引流瓶,大量暗红色血液从引流管中流出。

“由于排出的血液太多,为了林跃的安全,我们只能暂时夹住引流管,通过多次引流对胸腔进行减压,最后胸腔排出的血液达到1800毫升。”刘福宁医生介绍说,林跃的呼吸困难在胸腔穿刺、导管引流和减压后得到缓解。经过液体复苏、增压和止血,林跃的情况有所改善。

操作救护车

由于病情危急、路途遥远以及过境途中的危机,李祖咏医生和刘福宁医生决定亲自护送病人到日喀则。中山大学中山纪念医院副院长刘超和医院分级诊疗中心主任邱晓红了解情况后非常重视这一情况。他们通过电话与小组成员沟通几次,了解治疗情况,并要求他们注意安全。同时,他们积极与日喀则卫生委员会扎顿主任和日喀则医院联系和沟通,接收病人。

同时,两名士兵通过了血液测试,捐献了大约600毫升全血。李祖咏医生和刘福宁医生决定取这600毫升全血,立即动身前往日喀则市人民医院。“那时已经是下午6点了,天黑后更难离开。我们决定不能再等了,我们必须马上出发。其余的同事将继续进行验血,并在开车赶上我们的救护车运送血液之前采集血液。”李医生祖咏说。

下午6点左右,准备好要抢救的药物、液体和设备,并带来600毫升全血。李祖咏医生和刘福宁医生从中坝县人民医院出发,开始用救护车给林跃输血。一方面,担心林跃病情的恶化,另一方面,担心输血反应。在救护车上,李祖咏医生和刘福宁医生一刻也不敢放松,眼睛紧紧地盯着监控屏幕。他们煞费苦心地检查林跃的胸腔引流管,检查他的尿液颜色和尿液量,密切观察他的病情变化,并不断安慰林跃让他放松。

幸运的是,林跃在整个输血过程中没有任何输血反应。输血后,林跃的精神状态有所改善,四肢开始发热,血压上升,心率下降,尿量开始增加,一切都在好转。

晚上8点多,救护车到达了距中坝县180公里的佐贺县。此时,后续血液输送车辆已经赶上并输送了1500毫升全血。然而,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司机发现救护车的油箱漏油了。此时距日喀则市仍有400多公里,由佐贺县人民政府协调的佐贺县人民医院救护车急救设施过于简陋,无法运送林跃等重病患者。“考虑到林跃的情况,经过讨论,我们决定继续使用原来的救护车,同时让给我们运送血液的车辆拉上几桶汽油,随时跟在后面给我们加油。”刘福宁医生说。

从中坝县到日喀则市的路程超过600公里,包括跨越9座山。最高的山口海拔超过5200米,所以开车非常危险。救护车离开佐贺县后,天空下着大雨,这使得驾驶更加困难。一路上,李祖咏博士和刘福宁博士轮流照顾病人。因为他们害怕长途司机会感到困倦,他们不敢睡觉。同时,他们还不时提醒司机注意驾驶安全。

第二天早上6: 30,经过12个多小时的驾驶,救护车终于安全抵达日喀则人民医院急诊科。当时林跃的胸腔引流量已经达到2500毫升,估计失血量已经达到4000毫升左右,相当于体内失血量的一半以上。一路上,总共输了1000毫升的血。林跃没有明显的输血反应,神志正常,生命体征稳定。

入院后,ct检查发现林跃右胸多处肋骨骨折,右肺挫伤撕裂,右胸积血,第七颈椎棘突骨折,但颅内和腹部器官未见明显异常。李祖咏博士和刘福宁博士在看到ct结果并确认林跃的情况稳定后,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把疲惫的身体拖到附近的酒店休息。已经是早上7点多了。

李祖咏医生介绍说,林跃因右肺挫裂伤反复出血,在日喀则市人民医院接受了两次胸腔镜手术。手术后,他在重症监护室接受了两周的治疗。目前,林跃病情稳定,已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胸外科。它将在不久的将来顺利排放。

西藏医疗队的成员来到日喀则人民医院看望正在康复的林跃。

在此期间,西藏医疗队成员前后两次去医院看望林跃。"这个士兵很幸运能见到你,否则他肯定会死的!"中坝县边防部队领导对医疗队成员表示衷心感谢。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的吴州刚医生正在帮助日喀则市人民医院的居民,他也赞扬了医疗队成员的表现。“你太好了,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不能给林跃救命的血!”

中坝县位于西藏西南部,平均海拔5000米。最近的3A医院离这里有十多个小时的车程。车祸或产妇出血导致的大出血时有发生。如果病人需要紧急输血,把病人转移到日喀则显然是不现实的,那里开车要10个多小时。“如何在中坝县人民医院建立有效、规范的流动输血点,规范流程,已经成为重中之重,也是我们医疗团队今年的工作重点。目前,我们正在逐步推进这项工作。”李祖咏博士介绍。

自2016年以来,中山大学中山纪念医院已向中坝县人民医院派出四组西藏救援医疗队进行现场援助。自今年6月进入中坝以来,第四批藏医队成员刘福宁、傅帅、袁玉红、袁贵义、李李娇在队长李祖咏博士的领导下,为当地藏人修建了医院,帮助中坝县人民医院实现了几项“零”突破。到目前为止,西藏医疗队已经成功完成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中坝县第一次无痛分娩、中坝县第一次无痛结肠镜检查、第一次紧急输血和第一次术后镇痛手术等高原地区领先技术,造福当地人民。

(记者:张洋、刘陈欣、刘福宁)

江苏快3 贵州快3 台湾宾果下载 北京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