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少林习武到江湖“大哥”,混了十年的他还是栽了

发布时间:2019-11-20 19:12:50      浏览:2966

2019年6月11日,江苏省徐州市中级法院做出终审判决。陈那翔被判组织和领导类似黑手党的组织、聚众斗殴、聚众斗殴和赌博罪。他被判处19年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和没收所有个人财产。该组织其他主要成员被判处13年零6个月至13年有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和其他刑罚。而其他普通成员则被判处一年至七年零六个月的有期徒刑,以及公共监视和刑事拘留。

审判现场

早期干预

十年之初,江湖出现了。

2018年2月,春节刚过,时任江苏省新沂市检察院调查监察部部长的吴昊接到公安警察的电话:“有一起案件可能涉及黑人。”当时,打击犯罪和邪恶的特别斗争刚刚开始,案件“如期到达”。徐州和新沂两地检察机关对此高度重视,立即部署重点专业人员提前介入调查,指导调查取证。

3月5日,公安检察机关首次就此案召开联席会议,提前统一案件的定性把握和证据标准。通过听取侦查机关的报告,查阅现有证据材料,联合现场取证,提前介入的检察干警初步认定,以陈那翔为首的犯罪集团在新沂市及周边地区组织了寻衅滋事、聚众斗殴、开设赌场等多项犯罪活动,对205个国家公路货运行业等领域形成了非法控制和重大影响。

随着案件调查的深入,陈那翔十年的江湖之路逐渐浮现在大家面前。陈那翔在少林寺练习武术,他提倡暴力。除了一些健身器材,弯刀、鱼叉、钢管等等都堆放在他家的体育馆里。2009年4月,当陈那翔在ktv唱歌时,他与某人发生口角,并立即与他们打架,造成一人轻伤和三人轻伤。“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成名”后,如果他不同意别人的意见,他经常用拳头来对付别人。他甚至强迫他跪下道歉。他脾气暴躁,冷酷无情。他用拳头在新沂成名。在过去的十年里,一个以陈那翔为组织者和领导者的类似黑手党的组织逐渐形成,吸收了亲戚、同学和兄弟,并逐渐吸收了许多被释放的囚犯和社会闲散的成员。

黑社会性质有组织犯罪的认定需要符合四个特征: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特征。换句话说,类似黑手党的组织有明确和固定的成员和不同的级别。二是通过非法和犯罪活动获取利益,支持组织的生存和发展。第三是通过暴力和胁迫手段或在暴力和胁迫的基础上与他人进行“谈判”和“谈判”,破坏经济和生活秩序。四是在某一地区或行业形成非法控制或重大影响。

“虽然起初大家都认为这个组织是一个黑社会组织,但当时的证据还不够确凿。最大的问题是经济特征不够明显。”吴浩说,虽然该组织的几名成员已经承认陈那翔支付了所有人的工资,但战斗工具是陈那翔购买的,受伤人员的医疗费用由陈那翔承担。陈那翔也提供了善后赔偿。然而,从现有证据来看,陈那翔没有开赌场、敲诈勒索、贩毒、开公司或做生意。唯一的收入来源是命令该组织的一些成员在205国道新沂段非法引导超载的卡车逃避检查并牟取利润。对于一个10年的犯罪组织,几十个成员,几十个犯罪事实,涉案金额只有10万元以上,不足以支撑整个组织的运作。诚然,该组织的经济来源绝不是唯一的来源。

检查经济来源

证据链最初形成

针对这种情况,新沂市检察院在调查阶段向徐州检察院副检察长鲍书华作了汇报。时任徐州市检察院侦查监督司司长金艾敬带领两个小组参加了公安机关预审工作会议。检察机关在查清犯罪组织的犯罪事实后,发现该组织存在其他非法牟利线索,建议侦查机关向三个方向取证:

首先,自2015年以来,陈那翔多次组织人员支持他人在沂河和罗马湖水域采砂,赚取10万元以上的疏通费,然后倒卖柴油牟利。这部分应该包括在组织的经济基础中。

其次,陈那翔父亲赌场的利润应该算作该组织的经济来源。通过充分的补充证据,发现陈那翔的父亲自2009年以来在该组织的帮助下在新沂市的一个村庄开设了多次赌场。虽然陈那翔没有直接参与赌场的运营,但他多次安排父亲的赌场看守和维持秩序。他还“窃取”赌场利润,非法获利20多万元,用于支付该组织成员和处理违法犯罪行为的后果。

陈那翔“出名”后,他又一次“从别人那里拿钱,帮助别人消除灾难”。人际关系的数量和频率大大增加了。今天盖房子,明天搬家,都成了陈那翔招待客人和赚钱的机会。在陈那翔的房子里只发现了七本礼品书。该组织其他成员的供词也证实,陈那翔的房子有更多的婚礼和葬礼,而且交换的钱数额相对较大,从1000到10000多不等。据统计,陈那翔利用他所在组织在当地的影响力,以人际关系为由从他人那里收集了100多万元的礼物。相当一部分资金用于支持该组织成员的日常开支、犯罪后关系的协调和善后赔偿。

到目前为止,该组织已基本查明通过偷车逃避检查、扰乱采砂生产秩序、长期开设赌场、收礼收钱等非法手段获得200多万元非法利益,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证据链初步形成。2018年3月15日,新沂市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陈那翔和该组织其他13名主要成员,并建议将该组织成员分别关押在不同的地方,以防止相互勾结。

仔细检查

“一案一证”证明

此案不仅是江苏省最高法院、省检察院和省公安厅共同监督的案件,也是开展打击非法活动专项行动以来全省第一起涉及非法活动的案件。2018年3月16日,在逮捕被批准后,新沂市检察院公诉部门迅速成立了一个工作组。为了提高办案效率,工作队决定提前开展标记工作。工作队负责人和医院公诉科负责人葛峰根据分工合作的总体思路,制定了时间表和任务明细,总结了质量方面的情况,并对每个时间段工作队中每个人的工作进行了总体安排。

4月21日,调查机关基本完成了证据材料的装载。根据先前的安排,各岗位检察官分工合作,事先标记文件,以便清楚了解该组织的所有犯罪事实。5月2日,该案正式进入审查和起诉阶段,工作队成员被迅速和分别提审。经过三天的紧张审讯,案件的基本事实已经提出,但一些嫌疑人的供词中的回避和矛盾一再提醒检察官和警官,挑战才刚刚开始。

他说:「黑社会性质的有组织罪案涉及大量人员,而事实亦十分复杂。不仅需要澄清领导人、积极参与者和普通参与者,还需要澄清什么是有组织犯罪和什么是个人犯罪。证据必须严格控制,执法必须严格执行。”新沂市检察院副检察长陈汉宝强调。

为了更好地查明事实,固定证据,也为了在以后的审判中能够清楚地显示证据,工作队打破了原来的证据列举方法,采用了“一案一证”的论证顺序。每个人根据犯罪事实一个接一个地整理自己检查过的证据,然后逐字逐句地读出来。书记员同步记录证据,按照犯罪事实的先后顺序列出证据,形成案件的审查报告。在大声朗读和辩论的过程中,两位仔细聆听的检察官比较了自己手中相同事实的相关证据。如果他们互相确认,他们就接受了确认。如果有矛盾,他们会集体讨论和研究。

在审查和起诉期间,特别工作组领导调查机关补充了32份补充证据材料,改变了4起案件的犯罪事实定性,增加了2起案件的犯罪事实。同时,针对陈那翔等单位违规偷车逃避处罚的监管漏洞和不规范行为,向相关单位发出检察建议,督促其依法规范行政行为,实现案件质量和社会治理的双赢。

2018年5月20日,法院以组织、领导、参与黑手党组织、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和开设赌场等罪名起诉陈那翔和其他21名嫌疑人。

内聚试验

暴力团伙最终瓦解了。

"尽管证据确凿,但犯罪分子可能仍然坚持己见。"陈汉宝说,在处理涉及非法活动的案件时,被告经常提出刑讯逼供和翻供。果然,在审讯之前,几名被告暗示,调查阶段的供词是由于酷刑而被迫招供的。

针对这种情况,新沂市检察院建议法院召开预审会议,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法院通过获得体检表确认被告在进入医院时没有身体伤害。对四名警方调查人员的采访以及审讯的录音和录像证实,警方调查人员没有使用酷刑从被告那里逼供。被告在审查批准逮捕和审查起诉期间向检察官和警官所做的讯问记录也证实了同样的事实。最后,法院不承认调查人员通过酷刑逼供的事实。

尽管预审会议解决了控辩双方的许多争议,但当承办人最终询问陈那翔时,陈那翔仍否认自己的“大哥”身份,并辩称自己从未管理过该组织的成员。为了防止陈那翔在法庭上撤回自己的证言并达到同样的效果,在与徐州市检察院协商后,两个检察院最终制定了不同于通常的举证顺序的出庭策略:首先,逐一列出所涉及的37个犯罪事实,在确认每个事实的过程中,解释陈那翔在犯罪活动中的作用,从而认定陈那翔是庭审的组织者和领导者。基于被告对具体事实没有异议,他们还指证陈那翔涉嫌组织和领导黑社会犯罪。

2018年6月20日,该案件在新沂市法院审理。上午9点,司法警察护送21名被告进入法庭。根据预审计划,公诉人首先出示组织行为特征的证据,并出示每个具体犯罪事实的证据,以便法官和观众能够直观地了解每个犯罪事实的整个故事,并确认陈那翔作为组织者和领导者,在策划、煽动和支持许多犯罪事实方面发挥了组织领导作用。

在被告对具体犯罪事实无异议的情况下,他们将向法院出示有害特征的证据,确认该组织对205国道新沂段湖区卡车运输业和正常生产秩序产生了巨大影响。执政党是一个非邪恶的政党,对人民的经济生活秩序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并产生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后来,他出示了组织和经济特征的证据,并通过被告的陈述和证人证词确认陈那翔是该组织的领导人。该组织的所有成员都称他为“老板”或“老板”。陈那翔本人也承认“没人敢对我发脾气,他对我更尊重,他买我的账户,听我的”。

在法律教育的最后一个环节,检察官梳理了陈那翔年轻时练武、英勇作战、结伙横行的人生轨迹。结果,他偏离了正确的生活道路,导致父亲和儿子被指控在同一排,家庭中的妇女和儿童得不到保护,兄弟在小法庭受审的悲惨局面。最后,陈那翔认罪并在法庭上忏悔。2018年12月11日,新沂市法院下达一审判决,陈那翔等12名被告提出上诉。2019年6月11日,徐州中级法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

案例后声明

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明光潮

经过半年多的调查、取证和组织控制,黑恶势力组织的主要成员已经统一。案件解决后,徐州、新沂检察院立即成立联合工作组,提前几次介入和指导调查,并迅速推进程序监督和协助起诉调查。充分发挥检察机关在诉讼过程中的联动作用,分别在逮捕、起诉、审判前组织公安、检察机关“三位领导”联席会议,实施“调查、逮捕、起诉、审判”一体化办案,凝聚打击力量,突出办案质量和实效,及时回应群众呼声。2018年9月,该案件被选为国家检察机关打击犯罪和犯罪专题研讨会的典型案件。

鉴于涉案人员众多,犯罪行为交叉,围绕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四大特点,集中力量,合理分工,总结事实,核实证据,及时要求侦查机关弥补证据缺陷,深挖其他犯罪,充分发扬工作组的团队精神,有效提高办案效率和诉讼质量。

在办案过程中,鼓励警察有效拓展职能,推进综合治理,最大限度地挤压黑恶势力滋生空间,从源头上铲除黑恶势力土壤。例如,向有关部门提出检察建议,督促和规范行政行为,完善运行机制,加强监督管理。积极发挥主观能动性,针对反腐斗争实践,撰写综合分析报告,为市政府加强基层组织建设,完善防控体系,标本兼治,提供决策参考。

在成功处理此案后,我们继续努力,坚持不懈。我们还先后处理了钱某为首的黑社会组织案件和涉及孙谋等徐州市指定管辖范围内的重大团伙案件。这场特殊斗争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黑色和邪恶必须被消灭,邪恶必须被消灭."我们将严格按照中央和上级法院的指示,以服务大局为重,加强综合管理,着力做好“深挖透”、“打伞破网”、“切断血源”三大重点工作,精诚出击,认真办案,全面深入推进专项斗争。

快三 湖北十一选五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 快三平台